庄先生的星期五


其实,近段时间,庄先生都是天刚亮的时候就醒了的,然后焦灼的等待着闹铃响,期间脑子里开始翻腾各种稀奇古怪的假设和对这一天的规划。

八点钟按掉闹铃之后,顿时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

例行公事的给在外出差的老婆发短信,起身拉开窗户透气,阳光不留情面的直射进来。

作为一个将近30岁的人,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吃了8粒六味地黄丸和1片复合维生素,这都标志着逼近30岁的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下楼开车,买早点,等红灯的时候咬上两口油饼,排队入公司地下车库的时候喝完豆浆。

可能是周五的缘故,进公司打招呼的时候,大家看起来心情都不错,庄先生带着浅浅的微笑点着头,走进了那个自己刚入驻不久的独立办公室。

庄先生在这个技术型外企里已经待了6年之后终于开始独立的负责项目,在很多人看来这都是个很不错的发展,他个人也会在独自的办公室里默默的演练着各种场景,给客户的产品演示、公司年会的先进个人报告、在丈母娘家吃饭时不露声色的谈工作现状等等。

可就在这个项目正式启动的第二天,他的睡眠情况开始糟糕。

9点钟,打开电脑和公司邮箱,收发邮件,取消了培训部发出的一个关于道德准则的培训,看了市场部和销售部本周的进度总结报告,下载了技术支持部关于项目技术协议的一个补充说明,他也发出一份邀请,预约了一个办公室,和项目部的下属举行周五下午的例行会议。

然后,庄先生拔了公司网线,连上自己的无线网,查看自己的个人邮箱,在拒绝了一个小供货商两次之后他再次收到了邀请吃饭的私人信件,字斟句酌的回复邮件约了周六在一个茶社谈话,并暗示了对方不要携带任何纸质的文件,因为他在招标之前不会为这份订单有任何许诺性的签字。

10点钟,关掉邮箱,重新连上公司的网络,他调出这个项目的主要报告文件查看分包商的供货情况,也是这个项目的真正主要设备供货商,他先通过自己的大客户特许路径登陆该本地企业的出单页面预定了两个主要设备,将技术部门的技术指标要求转发给该企业的销售代表和产品工程师,以订购方式拿到设备后再经本部门做形式修改和贴牌之后返销给这个本地企业,这个本地企业作为主要代理参与项目的分包投标,两个原装进口的主要设备就生产完毕了。

11点钟,庄先生完成了今天的主要工作,正准备打一个私人电话的时候,他的办公电话响了,是他负责项目的销售工程师打来的电话,约请他今晚和市场总监、销售副总一起招待客户,让他准备准备。

接完这个电话,庄先生不用再打那个私人电话了,发短信给另一个供货商的女销售代表告知其因为他老婆今晚出差回家所以不能共进晚餐了。

12点钟,庄先生给他的同学刘处长打电话,询问他今晚的客户招待他会不会来,刘处长说不太方便参与之后,庄先生约定会再约时间单独感谢他在这个项目投标中给予的帮助。

然后他给附近餐馆打了订餐电话,决定送餐上门在办公室吃饭。

在办公室迷迷糊糊的睡觉时被又被几个小供货商的电话吵醒,婉言拒绝之后,庄先生也全无睡意了。

14点钟和项目部的下属开会,总结本周的工作进度,分派了下一周的工作安排,项目助理询问定在本周的部门聚餐具体时间,庄先生说自己周五周六都没有时间,让大家自己安排,周一把票据递交给他就行了,其他人脸上都露出复杂的惋惜表情,礼节性的表示了他不能一起参与的遗憾。

16点钟,会议结束,庄先生又在办公大厅转了一会,大家也都提前进入了下班状态,他到公司外面抽烟,先给老婆打电话聊了五分钟确定了老婆周一下午的飞机回家,然后给同处一个工业园的另一个公司的女实习生打电话,他们是在附近餐馆吃饭的时候偶然认识的,他询问了她周末的安排,告知她周六晚上可以来他家。

17点钟,回办公室关上电脑,在园区门口等销售总监,上了他的车,坐副架,扭头跟销售副总寒暄,简要的交代了一下项目的进度,被销售总监笑着叮嘱今天晚上要放松一些。

18点钟,在吃饭地点门口等到了销售工程师开来的商务车,下车,客户一行四人,加上自己人,一共八个人,吃饭。

21点钟,两辆车到了会所门口,销售工程师和销售总监在前,驾轻就熟的进VIP包房,翻服务生上来的近期杂志封面和宣传画册,预约了8个姑娘,开始享受精英生活。

凌晨1点钟,销售总监最后把他送回家,意味深长的起身离座目送他进了自家小区,庄先生知道自该项目启动以来,他在公司的地位因为这次晚上的招待上了一个新台阶。

进屋,他实在不想动了,翻身躺下,开手机,又匆匆的站起身挨个抽屉翻找摘下来的戒指,老婆说日程有变,明天早晨就回来了。

趴在床上捡了一会长头发,觉得头特别疼,不知道几点钟的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庄先生的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