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 from showing 上海印象


我说过,不同城市间文化的碰撞是最让人着迷的;城市间的那些差异,不管在任何时候,都
会成为初次见面的旅行者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上次在西塘的时候,和一个在北京工作的上海人、一个来上海旅游的北京人一起聊了一晚上,
各种文化的差异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这其中就包括我一直以来就在注意的路名问题。

那个上海姐姐抱怨道:“我一直就找不到什么复兴门大街,后来有人告诉我了,我就特奇怪,
‘哎,那不是长安街么?怎么又变成复兴门大街了?’”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一个我一直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上海的门牌号经常会排到四五千
号,而北京的门牌号连四五百号都很少。原因就在于,上海经常一个路名直接管到底,有时
还不顾这条路在中间拐过弯,甚至是拐过好几个弯。(我曾经在一条南北向的路上走着走着,
惊讶地发现变成东西向的了…)

然后我把自己这个新发现和结论说了出来,两个姐姐都笑着赞同。

下面再贴一个陈昊伟的技术贴,太赞了,其中“北京是以地名命名路名,上海是以路名命名地
名”的观点说到本质了~用这个观点,上面那个问题就很容易解释:因为在北京,过一段路就
到下一个地名了,按以地名命名路名的原则,自然不能再叫原来的路名~

这学期去过苏州和镇江,我也特意考察了地名,这两座古城也是和北京差不多的情况;甚至在
镇江看到过好多和北京相同的地名。

在陈昊伟帖子里说到的“对路名不敏感”的情况,那个上海姐姐也提到了,她叙述了几次在北京
打车的情况,都是她说要到“某某路多少号”,司机师傅都回答她“哎哟,这我还真不知道在哪
儿”,最后费了好大劲才到了目的地。这在上海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在这种文化的碰撞中,难免会撞昏人——上海人到外地(不光是去北京)会遇到种种不
习惯,外地人(不光是北京人)来上海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问题。这其中其实没有什么优劣,
只是一种城市文化的差异罢了。

PS 我很想知道中国还有哪些城市有上海这样的命名现象~
再PS 刚才查到大一时写的文章,里面在同样的题目下还记录了张帆“如果不记得复旦大学在
邯郸路差点回不去学校”的事.. 匪夷所思啊

技术贴奉上——

发信人: chenhaowei(紫禁之巅·陈昊伟), 信区: Beijing
标 题: Re: 发现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9年06月01日14:10:44 星期一)

其实北京好像没有规定说东西叫街南北叫路吧?? 反例其实挺多的

而且还有一个特点 北京一般是先有地名 然后根据地名将附近的道路命名
而上海真正的地名不多 大部分是现有的路名 然后用路名来指代地名

比如说我举一些北京的路名: 国家体育场北路 交大东路 万泉庄路 万柳西路 人民大会堂
西路 西单北大街 等等 都是先有的这些地名 然后再根据地名起的路名
而上海 大部分都是这条路先被命名为某某路 然后附近的地方就用这条路来指代了 比如四
川北路 中山北路 建国路 合肥路 等等等等 都是从路名引申出来的可以用来指代周围的地

再比如说 在北京 其实人们对路名很不敏感 很多人甚至一直不知道自己家楼下那条路叫什
么 (我就是 而且我家门口那条路甚至一直没有被命名。。 直道去年暑假回去 才看到区人
大贴了个通知 说是给这条路起了个名。。。)在指方位的时候 人们一般都是说我在某某
某地方 比如说我家在万柳这儿 要是对方不知道万柳在哪 再说在万泉庄附近 要是再不知
道 就再说在中关村西边 等等 我是绝对不会说我在知泉路上 因为没人知道这条路
而上海指方位的时候往往都说我在某某路上 因为人们对路名很敏感 像徐家汇 陆家嘴这样
很早就形成的地名并不多 而北京往往你脚踩的地方能被挖出来的地名有好几个 譬如说我
家 可以用的地名就有万柳 万泉庄 小南庄 稻香园 人大 世纪城 金源 苏州桥 北京电视台
武警总部 广义上的中关村等等

另外 其实我刚才说的这一点 还可以从地铁和公交站名上看出
上海地铁一共146座地铁站 以路名命名的就有101座 比较有意思的是1号线外环路站。。。
。 还有咱们的东川路站 5号线在东川路站之后的每一座车站都在东川路上 而东川路站不
在。。。
而北京地铁共149座车站 以路名命名的只有18座 其中像惠新西街北/南口 大屯路东 北苑
路北这些我也给算进去了 还有东四十条 灵境胡同 我也给算进去了
公交车站其实也是

从这点可以看出 两地对于地名的倾向是截然不同的。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zz from showing 上海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