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些问题的设想和解决方案


一 北京的天就蓝些么?!

 

当沈工斜歪在沙发上第三次嘟嘟囔囔的啰嗦此时的北京的天是多么的蔚蓝透亮,而家里的天气又是多么灰暗阴霾的时候,我毫不客气的把她揪了起来,扯着她的耳朵根儿大喊:快特么滚回你的北京去吧,你这个拿着上海户口骑着小轮车蜗居在大山子里的软腿子洋买办走狗!

可能是我确实冲动,骂得严厉了些,沈工正了正衣领,侧身进房间看她的片子去了

望着她瘦弱的背影,我也有点心有不忍了,将功补过的给她泡了碗早秋的铁观音放在她的电脑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扭头看我,晶莹的眼神里满是委屈,却又倔强的想讲述故事

哎,这痛苦的扭曲的盘旋的生活啊,你真的会伴着那年轻的一代人扶摇直上么,那些快乐的可以讲述的故事真的可以励志的讲给我们的孩子们么,这一切的未知啊又是真的如你想象的恢弘诱人么,是经验么,是教训么,是可以换来的安心和不悔么

最可怕的事,莫过于你拿着那期盼已久的人、物件、生活,端详许久,问了句自己:靠,这难道就是我想要的?!

沈工对这一切充满了欲望

我想,也许,很多时候欲望确实也是一件好事

 

二 世界本不在乎你怎么想

 

沈工常在睡醒后的早晨,上午或者是中午,无比懊恼的表达自己昨晚见错了人说错了话办错了事之后的后悔

我坐在她身边,尝试着安慰她:试想,等到2012年的时候,也就是不远的半年之后,连地球都灭亡了,难道在浩瀚广博的宇宙中,还会漂浮着一件件你的 糗事的幻灯片,伴着她人的嘲笑声议论声么?“哈哈,你这个SX~~~”“哈哈,你这个SX~~~”

沈工咬着手指看着天花板若无其事的摇头

我笑着说,还是的啊

沈工说,可我,却越来越感到自己是多么的不合时宜,讨厌他人,讨厌那些庸俗的物欲的人混进我们这些真的厌世的人的圈子里,跳梁说笑,惨不忍睹

我说,是啊,我也为此无能为力,害羞不已

 

三 心怀自卑么你?

 

有一次,我又一次说起了“2012世界末日”

沈工抬眼看了看我,憋了很久似的欲言又止

我也停了杯中酒,直勾勾看着她,看她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喃喃道,其实,世界本没有什么末日,只不过地球这个不值一提的地方,“乒儿”一声没了而已,无论在时间上还是空间上,对于这个“世界”而言,都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我为她能在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朋友面前说出了一句知心话感到高兴

但又心里默默暗咒:SX,你装,就你装

她抬眼看了看我接着说,就如同每个人的那些贪痴一样,我们在乎的那些与自己有关的大事和生活,其实都是些仨瓜俩枣的屁事,试想,当年成吉思汗远征到欧洲,是如何的荡气回肠,可岁月流逝,再说起时,也不过是个历史的小故事,那些横尸遍野金戈铁马,如今都是些什么东西呢

听她说完了这些,我也觉得有些释然了

“咦?什么时候那么有文化,肯定是抄的。。。”

我有些多余的说了一句,更何况,我们还是些何足挂齿的小人物呢

在座的其他人用表情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这两人在这个飞速前行的时代怎么会对这样的狗屁问题真的感兴趣呢?

沈工脸歪向一边,我知道,她是为没有遇到真正严肃的人谈些真正严肃的事情,感到恶心

你常心怀自卑,却又看不起很多人,你常诚挚开怀,却又唾弃很多事情

你满怀厌世,却又没有人像你这般严肃认真的热爱这光怪陆离的生活,只是对人越来越失望了么?

 

四 火车物语,飞向前!

 

和谐的火车呼啸前行,壮丽的城市在车窗外跳跃成绿田和平原,沈工合上书,抬眼看阳光由明媚一点点变成阴沉,对自己说,坐在火车上一边看书,一边看熟 睡在身边的漂亮姑娘帅气小伙子,心里还想着娘包好的馄饨在家里的小木桌上等着自己,这种境况,和你们常说的“快活”比,也不缺一二吧

陌生的姑娘彷佛被吵到了,把脸侧过来紧闭着双眼呓语道:我们玩弄他人,也被他人玩弄,我们扭身背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也在我们的背面

我加横批一样的笑着对沈工说,嗨,吃娘包的馄饨才是正经事

看书,与和人聚餐相比,不闹心的几率大很多

……

也该拿着点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深居简出对么

 

五 报答她

 

沈工咬牙切齿的说:靠,我还不信了,我这辈子就报答不了她了

我在身边疑惑的问,诶,不对啊,沈工,你不是巨蟹座么,怎么像天蝎座啊

沈工不以为然的说,嗨,你不知道啊,巨蟹座可是个组态灵活变化多端的星座,我这前二十多年还不是忠贞的像个金牛座么

我慌忙捂着嘴劝她:哟,人可不能不要脸到这个程度啊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对于一些问题的设想和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