叨叨絮2


1.

有个朋友,为了保护隐私,姑且先喊他赵老板

赵老板的爸爸是一名高级工程师,总会问赵老板一些高智商的问题,比如“卢浮宫如果着火了,要先救哪一幅画”之类的

这一日,赵老板与爸爸住在宾馆,看电视

赵老板忽然严肃的站起,手握遥控器,问赵老板:你说,为什么,我把遥控器音量调成了零,却还有声音

赵老板侧耳倾听,果然还有声音

和我一样,他先想到了电视的声音是由电视和机顶盒两个控制出口控制的,可这两个音量控制器应该是“与”的关系而不是“或”的关系啊,于是,赵老板摇摇头,说不晓得

赵老板的爸爸说,因为隔壁房间也在看电视

……

2.

有一次在外面吃饭,约翰问我,你说,有那么一句话,常说,叫“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说,嗯,怎么了

那你说,麻烦这种东西,难道还有必要的?

……

3.

这些年

长安街华灯初上,看到广场,前门,低矮的西边,东边已经开始慢慢亮起来

故宫拒绝了所有的熙熙攘攘,定睛去看,彷佛真要去看一看那里面有没有穿着清朝官服的跳大绳的穿越旧人,这里荣辱不惊,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什么都可以很淡

我最爱去北京的地方,鼓楼和钟楼之间的那个安静小广场,几乎没有见那里有过人

还有,就是景山,我在傍晚,举目四望,心中沟壑化作平湖

4.

张开双臂,拥抱陆家嘴

拐到茂名路去,有上海的腔调

5.

那年大雪,我是跟谁走过了整条南京长江大桥,我们当时都唱了那几首歌

我伸手指,看,阅江楼

可,看不见,风把雪吹进了我嘴里

6.

开车,转到金鸡湖,我想绕着走一圈,你在那里等我

晚上的街,鲜衣怒马,纸醉金迷的各色酒吧,走到街最头的红绿灯,看到一个僧人穿着黄袍,搂着个姑娘,也在斑马线前说着你我都会说的情话

苏州,真酥

7.

南浔,有很好吃的桂圆米酒卧鸡蛋,你来了也要尝一尝

8.

骑过断桥,就是白堤,转啊转,就是苏堤,回头看,哎呀,你在哪里啊,变了模样

走啊走啊,你还记得杭州的南山路么

9.

平顶山的的士司机熟练的转弯和骂了句什么,然后笔直的向花园路开去,延展着我对这个陌生城市的幻想,能不能告诉我哪里有早点摊?

会不会停在什么地方?

10.

我在西塘的那个晚上,刚巧下了雨,我们坐在那个小酒吧里都不说话,你当时是不是也想出去再买一盒臭豆腐和卤肉干了呢?

一盏一盏又一盏的红灯笼,一张一张又一张的雕花床

11.

从晚上八点喝到晚凌晨四点,没离开地方

我睡着了,趴在沙发上,不知道几点了,抬眼看见KTV包厢里的晃动黑丝袜和莫名出现的卡莫带着媳妇儿,

才想起来:

哦,我在Zabatas

12.

黄山,我们七在酒店的床上面杀人,我没说话,但我当时想,其实,能一起出来,明天爬不爬山的都是次要了

13.

镇江,那个迷笛的季节

那家锅盖面叫什么名字来着?

14.

厦门,有猫,有走进去,没有人说欢迎光临,却端上一杯水,并不让你点单的咖啡馆

开在一个荒芜的花园里

15.

老板们都不在,一天都没干活,不上心

也许是因为什么

16.

周六卡莫送我回家,母亲为表示感谢:“谢谢哦,师傅~”

卡莫郁闷了两天

大概是老师的意思,我想。。。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叨叨絮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