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耳洞的纪实


本来以为没事了,可是今天右边(吧,是右边吗?是右边!)的耳朵很红很红还有点肿,妈妈说大概是发炎了吧。。。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昨天耳朵的情况挺好的,我就问妈妈可不可以侧过来睡觉,妈妈说可以,由于前一天晚上因为害怕朝天睡的,昨晚我就一直向右侧着睡的,没想到。。。没想到啊。。。早上起来就变猪耳朵了!真是讨厌!!!

于是就到处翻箱倒柜的找消炎药,没找到.妈妈说酒精也可以.所以今天大白天,就用棉花擦耳朵就擦了4次,擦得我疼啊….呃…我的耳朵会不会烂掉啊?

要是真的烂掉怎么办啊?下面是我妈妈的经典语录:”头掉了不过碗大的疤,怕什么?”

她是不是很没人性?我也许估计应该可能不是她生的….


One Comment, Comment or Ping

  1. 晓筱

    这是偶然,我也不想的

    六月 14th, 2006

Reply to “关于耳洞的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