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得蛋疼之短篇小说(沈肉团的怪病)-初稿


1.

书是神,也是秉烛夜谈的朋友@郑子宇

2.

波澜不惊的人生,我好害怕

3.

几乎是这一年的秋天开始落第一片叶子的时候,沈肉团住进医院的,她对此有所准备

沈肉团,属狗,快八十的人了,年轻的时候压根没想过人有一天会完了这回事,直到这身上的零件一个个不灵便,才开始想这些事儿,也会提心吊胆

那些以前的机关同事,好久没了联系的老街坊,远在他乡的故人,再次出现的时候,都是以讣告的形式,见得多了,沈肉团也不想了,谁都有这一天,硬挺着也不是个事儿,招人不待见

印象里,她身子骨不错,住进医院里,好像还是第一次,加上冬天也快来了,她被大儿子扶上床的时候想:估计,也就是这一次了

好久的不见的儿子媳妇姑娘孙子像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出现了,伴随着那些果篮、土鸡蛋、成箱的牛奶、点心,摆满了病房,她看着很烦

接着是被儿女搀来的棺材瓤子们,好久不见的老同学,自己退休前的老部下,迎来送往,伴随着那些花篮,沈肉团心里想:等办丧事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

可惜,自己看不到,她对自己说

等她开始吃不进东西的时候,儿女们进进出出低语的时候也多了,沈肉团不傻,可也不问,何必难为孩子们呢,她依旧笑笑呵呵的,让小孙子给她念南方周末和三联周刊

夜里的时候,看着趴在床铺边睡着的大儿子,她想,这人还真是不容易,但愿自己别让人讨厌了就好

最难受的其实是有人来探望,听那些人说着些关切的话,说什么等出院了让你儿子媳妇带你去新马泰之类的宽慰话,还得在一边赔笑,打着哈哈

人都这样了,何必呢,沈肉团有时候真的想闭上眼睛谁都不理,好好休息会

嗨,那又怎么样呢,还不是都会休息的,要多久有多久

她其实见过她小女儿哭过,要不然就是她自己恍惚了

后来被大儿子和二女儿劝下了,是不是还不是该哭的时候呢?

受苦,当然受苦了

沈肉团不能自己下床上厕所了开始,她每次都满脸歉意的对儿子说,我又想上厕所了

她怕,怕人不待见,不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么

可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虽然什么也都见过了,可……大孙子的女朋友她还没见过呢

有时候,她也觉得这样挺好,在医院挺好,不然这些子子孙孙哪能这么围在她身边呢

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她就只能吃流食了,她从来不问医生怎么说,只是儿子女儿们说会越来越好的时候的语气越发的不坚定,或者是她自己的听力越来越不好使了

她想回家过除夕,医院也同意了,只是给孩子们交代了必须初三之前必须把病人送回来,还背着她在什么纸上签字,沈肉团干脆扭过脸去闭着眼装睡,谁也不理

她听见二女儿说了:嗨,咱妈清楚着呢,只是不说

那是那一年她第一次听见二女儿哭,她心里也很难受

她想,至少能挺过这个冬天吧,上帝保佑

她不信上帝的其实

除夕那天,她躺在堂屋的沙发上,盖了老厚的被子,旁边还开着一个电热风,外孙女坐她旁边给她嗑瓜子吃,过零点的时候,大孙子去院子里去放炮

沈肉团想哭了,问儿子要酒喝,二女儿不让,小女儿却已经把二锅头放在煤火边的热水杯里温上了

二儿子说:咱妈想吃点什么就给她吃点什么吧

他说完了又觉得说得不对,低下了头,大儿子和二女儿把脸别过去了,大孙子给她剥橙子吃

沈肉团想,嗨,该知足了,该知足了,就这样吧……

初二那天晚上,她坐起来,侧身拉开窗帘,看满院子的雪,和地上的花炮屑

大儿子推开她的门:妈,您干嘛呢

沈肉团说:没事,我就是看看明天去医院好不好走,你看,这么大的雪……

回到医院之后,沈肉团就很少开口说话了,觉得气散尽了,累了

医生进她房间的次数也多了,化验的次数也频繁了

她开始不想吃药了,自己偷偷塞到枕头底下

说来也怪,就这么没精打采的,春天就过去了

可也没什么其她的老同事老朋友来看她了

也是,起初人家可能就是抱着来见最后一面的意思来的

还没开始开空调的时候,她忽然觉得精神头好起来了,不知道和夏天要来了有没有关系

有时候,她晚上睡觉的时候能看见光,远远的,忽闪忽闪的,然后醒了之后一身汗

知了开始叫的那一天,沈肉团睡过去了,怎么退怎么喊都不醒,她自己能感觉到,就是张不开嘴,只听得一堆人拥在她身边哭,大儿子和护士长进来搬她,往急救房里送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等沈肉团再张开眼的时候,大儿子在她床前

二女儿拿着个单子皱着眉头进来,递给大儿子看

沈肉团不知哪来的劲儿坐起来,问怎么回事

大儿子说,妈……全院的专家都在会诊,说……说您体内有什么东西变异了,说您脏器功能好像忽然都变成壮年了……按这个状况下去,您大概要活到180岁

沈肉团愣在那里,她觉得自己承受不住了,有点崩溃了

她好像又看到了那些光

……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闲得蛋疼之短篇小说(沈肉团的怪病)-初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