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


引子:

最恐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由于连着倒了几次夜班看球,沈工的生理周期被打得横七竖八 沈工做噩梦了,眼睁睁的看着窗户外面从黑变成了白,披头散发的坐起来搞文学创作 ……

昨晚在qq上偶遇久疏联系的L君,见其红光满面,就假模假样的语音寒暄起来

沈工问你可好你爸可好你妈可好媳妇还是那个媳妇么以及媳妇可好

L君说都好都好,一切都要好了

沈工甚为不解的问这是什么意思

L君拿出一本小日历在摄像头前冲沈工晃了晃

沈工看的不是很清楚,只看清几个日期格子里打着叉叉还有几个日期格子里画了个笑脸

沈工还是一头雾水谦虚的请教

L君说完原因 沈工顿感有些语塞

L君苦口婆心的对沈工说做人要有计划要有长远的目标才有意义不然是活不出腔调和精神来的

沈工说这……

L君意犹未尽的说他的几个姨太太的Schedule都在其密切掌控之中并进行了科学的计算和合理的规划安排标注在日历上

沈工只好说那好吧,这运用了Project Management的知识,正是沈工最近在钻研的东西

期间L君打了几个电话,有些是打给正房的有些是其他姨太太们打来的,言谈间夹杂着放荡的笑声,让我更进一步认清了其及其姨太太们的嘴脸和丑恶行径,很多话语对白恕沈工限于道德底线偏高无法详述,因为沈工不敢想象有些对白是与女同志进行的,沈工也不曾知道语言可以被运用成这样,沈工刹那间十分的恍惚“我是在那个我熟悉的人世间么?!”

并且,为了照顾刚刚发展起来的蹄子们的情绪,L君还打去了几个慰安的电话做好蹄子们的思想工作,美其名曰让沈工蹲在一边看清男人的丑恶技俩,可依沈工看L君使的依旧是初中就开始用的老招式旧套路,无非是讲讲心酸故事说说远大理想最后告诉对方永远愿意做其的床垫子被褥子和枕套子永远贴人意暖人心

在此沈工不得不钦佩L君确实有这么一种能力,其能在说令人作呕的五迷三道的话的时候先将自己就给感动了,这等功夫甚为了得,沈工的眼泪都在打转了 众所周知,沈工是个格调高雅尊重妇女儿童老人的知识分子,不耻与这等货色为伍,阻碍沈工科学的发展和进步

但是,沈工也久久的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认识这等货色,这样深度严肃的思考令沈工扼腕 为什么沈工认识这些许坏男人和坏女人呢? 最后的答案沈工想也许是“所谓朋友,就是你看透他,还是支持他”

但是,沈工还是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和这些粗鄙的渣滓们一刀两断,以免耽误沈工实现2010年进一步提高自己素质和文化修养的伟大目标 还请这些渣滓们体谅沈工不能与你们为伍了,沈工不能和你们这种人做朋友了!

当然,沈工深感将这样的私密对话公之于众可能起不到和谐社会的积极作用,但是沈工觉得有义务让小朋友们了解这个世界是什么模样的,避免被搞得遍体鳞伤的时候却跳出来大喊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这些,引得众人旁观暗笑少见多怪 当然了,通过L君结识的姨太太们,沈工也领教到年轻人和女性朋友们是不应该被担忧的,也是不能被低估小看的,因为年轻人现在都太拉风了,都不是会被骗被耍的主,反而是上了年纪的要多加小心,以后也只会有90后玩的让80后掉下巴的份

还是古话说的好啊:“需谨慎”

根据沈工多年的自我批评和自我鉴赏,得出结论:沈工的的确确是一个有修养有道德得体斯文的纯粹的人! 声明:文中所涉及人物名称纯属捏造,请看官不要吃饱了撑的根据英文字母猜想是谁,否则沈工将以此文是网络小说而不是纪实文学的名义不予承认,并拒绝承担对于相关人员人格诋毁的责任

你们都懂吧


No Comments, Comment or Ping

Reply to “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